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尚雯婕我不明白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07:22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尚雯婕

尚雯婕回来了。她不仅回到了六年前让她声名鹊起的湖南卫视,也回归了大众理解中的“正常”:正常的造型、正常的妆容、正常的演唱。这些正常,像一张柔软细密的沙网,将她的棱角渐次覆盖。或许,“正常”二字与尚雯婕追求的极致背道而驰,但既然她愿意后退一步,我们也就应当报以宽容的首肯。何况,她回归的姿态如此绚烂。

谁把她的状态打乱了?

《我是歌手》后台,尚雯婕正在给指甲重新上色。距离她登台演唱,还有五分钟。

“一般情况下,我会拒绝这种临时变动的,但那会儿没多想,觉得用五分钟(来换颜色)足够了。问题是,你可以在一分钟之内把指甲涂完,但不能命令指甲油速干,它不干,我就没办法戴耳返。恰好《我是歌手》配的是那种特别专业的耳返,要用手捏住前端的海绵,塞到耳朵深处,再调整方向,别人不能帮忙,只能自己来,所以我立马急了,压不住火。”

于是有了尚雯婕声厉色荏的镜头。她说,我情愿指甲油不变;助理打圆场道,现在这样也没事儿,一点事儿都没有;不等对方说完,她反诘道,但我慌了你知道吗?我整个状态被打乱了!

打乱状态的人是尚的化妆师。当天,她穿着一袭浅绿色Lanvin套裙,并搭配了同色系指甲油。上场前五分钟,化妆师建议她改成黑的,她点头照做,却在改完后想起了耳返,“还能怎么办,只好手忙脚乱地把耳返塞上。我甚至觉得,如果没有指甲油影响我,我应该能唱得更好。”

这是《我是歌手》的第五轮竞技,通过抽签,尚雯婕排在三号位出场,她准备的曲目是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Man in the Mirror》(镜中人)。副歌部分,杰克逊像一名心灵导师般告诉世人,“如果你想让世界变得更好,那么,先审视自我,然后做出改变”——这一段,尚雯婕唱很投入。

没错,尚雯婕理应投入。这并不代表她在表演方面有任何技术性缺陷,而是出道六年后,她适时地与《我是歌手》相逢了。和六年前《超级女声》时的一鸣惊人相比,如今的尚雯婕前所未有地需要湖南卫视这个擅于制造娱乐沸点的平台,而500位大众评委和专业评审也没有辜负她的心意。和不少歌手近两年的“奇遇”相似,一档以音乐为线头的电视节目,恰巧为尚雯婕织造了一件足够御寒保暖的毛衣。

只停留在了“雷”,她并未晋身成“帝”。

以2011年为分界线,此前的尚雯婕,腹背受敌。

最有争议的点在于造型。从专辑《时代女性》起,尚雯婕听取了华谊唱片企划制作宣传公关聂心远的建议,开始尝试颠覆性的妆容。在这张唱片的封套上,她一改过去的温暖,取而代之的是有别于传统女性的质感,强调冷峻、坚硬与自信,并打出了“解构女性主义”的标签。次年,为宣传专辑《全球风靡》,各种适合或不适合的着装被爆发式的套在了尚雯婕的身上。根据网友总结,那一年,她因“最差着装奖”引发的话题,其热度远高于作品。适逢微博兴起,她对夸张造型近乎执拗的演绎为无数人刻薄,网友将其与Lady Gaga类比,并直呼她为“尚Gaga”。除了她的歌迷外,很少有人注意到《全球风靡》的主打歌《连卡佛小姐》唱的就是这种“其实我内心很简单,只想要不一般”的渴望。

但这种渴望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相反,它让尚雯婕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事实上,如果只从宣传的角度考虑,团队一次次将尚雯婕推向“时尚”和“古怪”的边缘,本应利大于弊。就像Lady Gaga,利用大众对常规审美的厌倦,制造冲突,制造一种众口铄金而我自巍然的局面,然后靠作品一举击溃所有的负面攻击。可惜的是,彼时的尚雯婕,在满足了所有条件的情况下恰好缺少一个有力道、有底气、有品质的回旋踢,她单薄的作品难以支撑由造型填充的巨大头颅,所以不出意外的,她只停留在了“雷”,而并未晋身成“帝”。

作为转折点,2011年的概念专辑《in》恰逢其时。这张在包装上极简的唱片实则异常丰满,而尚雯婕以此为原点,正式将原创、电子、唱作与时尚统一成了她的“固定品格”;也是从这时起,她放弃了对怪异造型的挑战,转而驾驭那些注重质地、线条和拼接的高端品牌。《in》的宣传期内,记者采访尚雯婕,她对早些年的尝试报以一笑,“说白了,总有一部分人要去做疯子的。”她强调“自己是一个活在精神世界里的人”。

且看她的

丛林战纪破解版

小镇物语

大圣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