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2:42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媛媛带走安琥后,从安琥口中得知,三年前,张笙出门挑水,尚在摇篮里的安琥被那只蟾蜍精化成的老道抱了走.

蟾蜍精为了练就邪功,每至月圆夜便来取安琥的心头血,将安琥折磨的遍体鳞伤。

后来安亲王听说灵狐能驱御百兽,又从蟾蜍精手里把他要了去。

那时安琥以为安亲王是个好人,孰不知安亲王是在利用自己,只为加官进爵铺路。

在一次宫宴上,安亲王让安琥驱御百兽表演给皇帝看,皇帝看后十分满意,直夸安亲王得了个宝,心中一乐,便赐了安亲王亲王爵位……

媛媛听了心里阵阵发苦,她知道,安琥这三年吃了不少苦,满心歉意,对那只蟾蜍精的所作所为恨得牙关紧咬。

“你可知你爹爹在哪?”媛媛继而追问起张笙的下落。

安琥摇头,“自那日分别后就再没见过爹爹!”

媛媛垂眸,心觉张笙定是凶多吉少,不由花费神力拈指掐算。

如她没算错,张笙还在世上,只是不知为何竟算不出他在哪里?

媛媛娥眉蹙得紧紧,想到临走前蟾蜍精那种势在必得的表情,断定张笙定在他手中。

她运功替安琥疗伤,之后将安琥送去了狐洞,毕竟人世已容不下安琥。

之后她便去找张笙。

那只蟾蜍精自从与安亲王翻了脸,躲得无影无踪,媛媛动用尘观微术才找到他。

蟾蜍精居然将张笙藏在一棵千年槐树腹里。

那槐树,树径十围,枝杆通天,枝繁叶茂地极有遮阴避阳之势。致使树周围阴暗森森,为那些孤魂野鬼提供了行乐场地。

树四周白骨成堆,分不清是人还是动物,或者两者都有。

这槐树俨然已成精,开始食人和动物了,可谓危害极大。

也不知这蟾蜍精用了什么法子,竟让这槐树精听命于他。

张笙就藏在槐树精的腹部里,那腹部看起来异常宽敞,如没估错,里面定是座牢笼。

媛媛思磨,这蟾蜍精如此处心积虑地算计自己,究竟是为了个什么?若只是为了自己的内丹,大可直接对会自己,犯不着费这么大周章,拿张笙来胁迫自己。

媛媛想不明,不明更替张笙担忧。

她翩然落于槐树下。

那槐树嗅到了气息,立马将一条条粗壮枝杆如群蛇般舞动着,朝媛媛袭来。

槐树张牙舞爪间发出一声冷喝:“好一只漂亮的灵狐,待我吸干你的狐血,看你如何再得意!”

媛媛狐眸一冷,手中长剑已出,随手斩断袭来的枝杆。

她的剑与她气息相通,对妖魔鬼怪极有克制,这一剑之下,那槐树精吃了苦头,疼得直摇身躯。

顿时地动山摇,将寄生在树上的妖精鬼怪全甩了出来。

媛媛杏目一睁,瞅着眼前的这些妖精鬼怪,连掐暗诀,这些妖精鬼怪见单打独斗不是她的对手,便连通一气,形成一堵厚厚的鬼墙。

之后,大嘴一张,连连喷出毒雾。

毒雾阴气极重,会腐蚀一切生物的神经使人出现幻觉,继而不知不觉中让人在幻觉中自行了断,是种毫不费劲的杀人手段。

媛媛赶紧封塞五识,在周身设起结界,手中长剑不断地连连挥斩,强大的剑气将鬼墙瞬间摧毁。

那些妖精鬼怪被剑气所伤,痛得直在地上打滚,功力弱的,瞬间被打回原形,顿时槐树周围毒物成群,全是些毒虫。

还有一些是孤魂野鬼,媛媛瞅着她们有些眼熟,细回想,正是三年前在倚栏院勾人元阳的那群艳鬼。

心间一亮,顿时明白蟾蜍精的目的。

怕是这艳鬼中有一位是这蟾蜍精的相好,他之所以这番,原是为了替相好报仇。

媛媛冷笑,这蟾蜍精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腕中剑锋一转,直指其中一个野鬼说:“放了我相公,不然下场会很惨!”

艳鬼冷笑,大有破罐子破摔,一死了之之样。

“放了他!哈哈!只怕办不到!臭狐狸,还我姐姐命来!”那艳鬼说时,朝媛媛扑来,却一口撞在剑上,化成一团黑雾消失地无影无踪。

“四妹!”剩下的野鬼惊呼,一一扑来。

媛媛并不想杀生,剑锋一偏,挥出一掌,将扑上来的野鬼击落在地。

“交出人,饶你们不死!”

那些女鬼连连受重伤,此时匍匐在地,大口喘气,带着不甘心的眼神,恨恨地瞪着媛媛:“臭狐狸!你定会后悔!大师!要为我们姐妹报仇!”

说时一掌击向天灵盖,居然自行了断。

媛媛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几个野鬼到有几分骨气,可惜这分骨气没摆在正道上。

媛媛收起剑,朝槐树靠近。

那槐树见她靠来,用残败的枝杆将她挡住。

媛媛已是怒不可遏,兰指连屈,一团红色火焰熊熊在指尖窜起。

槐树一见三昧真火,吓得惶恐不安,枝杆一抖,将腹中的张笙提了出来。

“想用三昧真火烧我,就让这男人一起陪葬吧!”

槐树精用粗壮的枝杆绑着张笙。

媛媛瞧着昏迷不醒的张笙,不免犹豫。

张笙的状况十分不好,三魂七魄,似乎少了二魄,媛媛不由将心提紧。

难怪她探不到他的气息,原来被吸走了二魄,这样就算救回了他,也难让他恢复正常。

媛媛心如刀绞,自知她与笙这桩姻缘,不过是她成仙的劫数,按理她成仙后不该再来掺合世间的事,可是张笙如今变成这样,她如何放得下。

玉牙一咬:“纵使失了修为,我也要救他!”

那槐树精到底惧怕三昧真火,乖乖将张笙放了。

媛媛接过张笙,立即点了他的几处要穴,给他吞了颗狐门独有的定魂丸,暂且稳住他的魂魄。

继而纤指一弹,指尖上的火苗飞出,大火迅即蔓延。

槐树精一阵惨叫。

“臭狐狸出尔反乐,定不会有好果子吃!”槐树精在火中惨呼。

媛媛冷笑:“我有怎样的结果,不需你来说!你作恶多端,这么做也是替天行道,做了善事!”

那槐树精的叫声越来越凄惨,直至在三昧真火中消失,最后连渣子都不剩。

蟾蜍精赶来,只剩下一团弥漫的烟雾,气得他心间冒火,手往腹中一点,两颗苍白的光点浮于掌心。

他对着那光点暗念咒语,不料刚念动,发觉周围气氛不对。

一道冰冷的白光刺目而来,剑气潇潇,剑锋已定在他的脖颈上。

“果然是你捣得鬼!快将那两魄交出来,不然下场比那棵树还要惨!”媛媛瞪着蟾蜍精说。

那蟾蜍精冷笑,媛媛眉目流转,长剑一伸,瞬间刺破蟾蜍精的颈动脉。

一道刺痛感划来,吓得那蟾蜍精不得不束手就擒。

媛媛收起张笙的两魄,纤指一点,一团白光将蟾蜍精罩住。

“修行不易,今日只封了你的妖力,将你打回原形,望你从此改过自新,切勿再行恶!”

那蟾蜍精得剑下留命,对媛媛磕起头,顿时化成一只丑恶的山蟾蜍灰溜溜地逃了。

张笙醒来时,精神倍好,唯一遗憾的是,梦里的点滴已记不清,只觉自己仿偌进了太虚之地,在那里娶妻生子过了一生。

只是那妻子的模样已记不太清,隐隐觉得她貌美如仙,不是凡尘中人。

张笙含笑,再好再美终久是场梦,起来挑灯读书才是他的当务之事。

媛媛隐在窗外,望着他,莞尔一笑。

愿他这一生平安好过。她替张笙算过,明年的考试,他将成为当朝的状元郎,皇帝将亲自赐婚,将常乐公主许于他,而那常乐公主与自己有几分相像,也算了结自己的尘缘,给他一个完美交代。

至于安琥,毕竟与张笙有段父子缘,他将入一世为人,成为常乐公主与张笙的孩子……

故事完美结束,而她即登于九天,那才是她往后要走的路。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这样了,下午开始新的故事哈!

东莞净化棚电话

海南水泥发泡机器报价水泥发泡机器

长治纯原料MFPT塑钢复合管性能参数

勐海县方管质量

卧式晟邦齿轮减速机现货立式齿轮减速机齿轮减速机

免洗手消毒凝胶消毒水医用消毒剂贴牌招商

上海恒迅曲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出售

东莞道滘工厂废料废品回收

长治风力发电160弧形弯头抗震性能高

洒水车哪里好企业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