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趣分期CEO罗敏在创业之路上屡败屡战的不死小强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7:50:57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创业之路,从来都是九死一生的,这个相信大家都明白,但这种感觉,只有那些屡败屡战的企业家才真正能体会到,比如趣分期的CEO罗敏,虽然现在他早已经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但是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就跟发明家爱迪生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成为了家常便饭。

·趣分期CEO罗敏的早年经历·

对于每个企业家来说,去纳斯达克敲钟在一开始一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偏偏有人一直就在做这个梦,罗敏就是其中一位。

去纳斯达克敲钟一直是萦绕在罗敏心头的终极梦想。虽然不少人因此对他冷嘲热讽,但他从来不在乎。

在十年间,罗敏创业9次,期间试了不下几十个项目,不是胎死腹中就是落地夭折,反正“命”都不长。

但现在,趣分期平均年龄23岁的员工们都开始相信,趣店集团上市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据悉,本月,趣店将赴美国IPO,并计划筹资不超过8.25亿美元,该公司估值至少达到63亿美元。而拥有趣店约20%股份的创始人罗敏,财富净值因此将至少达到12亿美元,跻身中国新晋亿万富豪之列。

曾经,罗敏给自己和团队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这个再成不了,哥几个就真的散了”。好在,在长达十几年的屡败屡战中,罗敏这次押对了,总算要拨开云层见曙光。

他这一路走来,可不仅仅是九死一生这么简单,他说,是九十九死一生。

2000年,18岁的罗敏考上了江西师范大学物理系通信工程专业。但是,他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而是喜欢跟人打交道,在“英语角”里和老外谈笑风生是他的一大乐趣。所以,大学四年里,逃课就成了理所当然,成绩自然也不理想,偶尔也挂科。

但是,如此“悠闲”的罗敏居然也没有谈过一场正经的大学恋爱,他基本上只干两件事,“一是做家教、做兼职、拉广告,二是在网吧通宵打游戏”。

尽管不断做兼职每月有近千元的经济收入,但他每个月还要资助妹妹两三百,生活依旧拮据。就连他一直很想买的电脑,也是直到大四才舍得花1800元从同学手中买下一台二手电脑。当时一台全新的组装电脑,要四五千元。

学生时代的罗敏可谓平平无奇,他唯一拿得出手来侃侃而谈的,一是打星际争霸这款游戏,打到过中国区第4名;二是,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他一个非学生会干部,跑去请校长开放有电视的教室给学生看球,居然校长还同意了。

更绝的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还拉到了健力宝的赞助,让2000多个进入学校大礼堂观看球赛的同学,每人都可以领到2瓶饮料。

这在无形之中给了他足够大的心理暗示,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成就感油然而生。这时,他领悟到,“一件事,只要努力,就能做成。”这也成了他后来做事的风格,也不难理解为何他如此执着于创业。

2004年这一年,罗敏大学毕业,他去波导手机做了东南亚市场的销售。但是,一年后,他仍想要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也很传统,他就是想着要去牛逼的大学读硕士后,可以去宝洁、诺基亚、西门子这样的世界五百强,进麦肯锡、BCG这样的咨询公司。

于是放弃了待遇优渥但“平淡无聊”的海外生活,来北京补习。

刚到北京的这一段时间,他在北大南门的地下室租了一间小屋,每月房租600元。为了准备考研,他不想放过北大任何一个和经济、管理、创业相关的讲座,在北大听了很多讲座。

直到有一天,李彦宏来北大开讲座,当时百度刚刚上市。李彦宏说,“我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不是特别牛逼,就是赶上了时代,加上vc帮助,就做了这么个东西,然后就成了。”

这一席话敲醒了罗敏,他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去活,于是当场就决定不考研了,去创业。

创业之路,从来都是九死一生的,这个相信大家都明白,但这种感觉,只有那些屡败屡战的企业家才真正能体会到,比如趣分期的CEO罗敏,虽然现在他早已经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但是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就跟发明家爱迪生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成为了家常便饭。

·趣分期CEO罗敏的创业之路·

这个时候转机来了,就在那一年,北大举办挑战杯创业大赛,在那里他认识了3个当年北大的毕业生,4个人决定抄Facebook,做底片网,当时王兴做的是校内网。

他们当时的做法也很稚拙,就是发传单说在底片网可以泡到妞,以此拉来第一批用户。然后找10个兼职,让每个人分别扮演10个美女的不同帐号,等到男生用户数足够,再去吸引真正的美女上来,就用这种鸡跟蛋的原理滚起来。

可惜,做了一年,技术也没过关,一天1000个注册就宕机,等到积累了10万用户,初创的50万也花光了。对手王兴做的比他们大很多,而且不宕机,他们就梦想着牛逼的王兴有一天把他们收购了。不过,风口虽好,猪还是没有飞起来,王兴也融不到钱,收购梦破碎。

公司倒闭后,罗敏也不走,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打游戏。有一天,一个当时的兼职员工刘震涛从老家回来,一推开门,发现只有罗敏在打游戏,而他走之前公司还是热热闹闹的。罗敏抬头看了看刘震涛,告诉他,“公司倒闭了,我有个牛逼的创业想法,你要不要一起干?”

于是,罗敏召集了几个人,开始新一轮创业。一开始是在大学校园做外卖,2007年,又创立一家提醒用户记忆日的网站记忆日,随后再做外卖,虽然有盈利,但是格局和野心不够大,他们最终也放弃了。

2010年,罗敏决定去好乐买打工积攒经验。但是,三年后,罗敏拿着融资200万元再次邀请刘震涛、吕东、何洪佳共同创业。这一次,他们大大小小已经试了不下10个项目,豪车团购、社交网站、电商导购、在线教育等等,凡是能想到的风口他们都尝试了,但是都失败。

到2013年年底,眼看着项目一个个失败,大家都预感到散伙,有人问,还能撑多久?但是,罗敏还是硬撑着,避免散伙这个词,坚持再试试下一个项目。更惨的是,年底聚餐,只有四个人的创业团队结果就两个人吃饭,罗敏和何洪佳相对无言,气氛异常凄凉。罗敏对何洪佳说,春节回来后再干一次,干不成再想办法。

2014年3月,罗敏兴奋地找到他们3人,说自己想到一个好项目,就是趣分期,给大学生做信用消费贷款。但是,刘震涛他们听罗敏说过太多次“好项目”了,有狼来了的感觉,都不太感冒,于是翘着二郎腿说,“你说吧,我们听着呢。”

创业之路,从来都是九死一生的,这个相信大家都明白,但这种感觉,只有那些屡败屡战的企业家才真正能体会到,比如趣分期的CEO罗敏,虽然现在他早已经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但是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就跟发明家爱迪生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成为了家常便饭。

·趣分期CEO罗敏的人生转折·

要说也奇怪,跟着罗敏搞砸了十几个项目,深知“如果这个再成不了,哥几个就真的散了”,但他们还是死心塌地地再给罗敏一次就机会。也许,他们也真的觉得,罗敏可以带着他们做成一件大事。

3月14日,趣分期项目立项,21日上线。上线的当天晚上7点多,罗敏开着他的宝马到海淀一座居民楼接上了何洪佳。两人一路开到北科大,把车停在了操场边,打开后备厢,拿出写着“零首付!每月288就可以拥有iPhone5s!”的两万张传单。

等到找来的二十几个大学生陆续到达之际,罗敏站到了人群的中间,清了清嗓子,高喊“同学们,我们今天发的并不仅仅是传单!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叫互联网金融!我们即将改变你身旁很多朋友的生活习惯!如果有人愿意可以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创业”。

但是,这一席激情澎湃的喊话让这一群穿着羽绒服围成一圈的学生们一脸茫然,没有一个人接话,但罗敏也没有丝毫的尴尬。

他立马经验老道地从宏大的话题跳下来,转向另一个话题,“同学们,发传单没有秘诀,唯有脸皮厚,不怕被拒绝,还有啊脸上要有微笑,确保每个宿舍都发到。不要怕重复,要发到让同学看到你都想吐,让他一有需求浮上心头,就想起你的传单。”

当晚9点多,就有了第一个客户。当时罗敏手机上的网站后台,显示已有一名大四的男生提交了分期购买iPad的申请。第二天上午,何洪佳激动地开着一辆小电动车,背着刚从京东买来的一台iPad载着罗敏又去了北科大交易。

尽管由于第一次交易,双方都在小心试探,惟恐有诈。但最终经过面谈和资料审核,总算完成第一笔交易。从这天起,每天晚上学生晚自习下课后的时间成为销售高峰期。

一年时间,趣分期的人员就从10人迅速扩充到2000人,办公室也从北京朝阳裘马都小区一套70平方米公寓搬到了能够容纳1000多人、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室。

而且,8个月内拿下三轮融资,每月交易额几个亿元,成为了2014-2015年年度蹿升最快的创业公司之一。2015年8月,获得蚂蚁金服领投的2亿美金E轮投资。

如今,再也没有人说“如果这个再成不了,哥几个就真的散了”这样的话,也没有人会嘲笑罗敏“去纳斯达克敲钟”是痴人说梦话。

在十几年的时间,折腾了十几个项目,始终都没有放弃,单单是这一份执着与胆量,罗敏就值得我们每个人敬佩。

收购摩托罗拉v8手机全新屏幕

大小型废纸矿泉水瓶打包机

洞头县婚宴酒店餐饮车实用售后完善

回收小米5plus尾插,收购手机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