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本市场国际化与自由化最优次序不可错乱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30:24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资本市场国际化与自由化最优次序不可错乱

“国际板是要来中国圈钱”这种错误说法一定要破除。事实上,国外优秀企业多数有充裕的现金流,之所以愿意到中国资本市场来,是因为有广泛的用户和消费者基础。同时,它们也不可能一窝蜂地集中来中国上市,贱卖股票并不符合其利益。

国内企业去海外上市,根本原因还在于国内市场化改革不到位。这也导致香港上市公司中内地背景的公司占50%,市值占60%,交易量占70%。国内金融证券业的发展空间受到抑制,不断把国内企业、甚至是具有很大潜力的企业送出去,无异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美国的公司几乎都在本土上市,印度政府甚至禁止国内公司去海外上市,而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且越走越远。同时,国外金融机构在为国内企业海外上市提供金融服务,冲击了国内的证券金融服务业。一个国家的根本着眼点,必须首先确保国内市场和本国货币的发展壮大。

“我们有1000家以上的企业在海外上市,其中在美国上市的超过600家,内地概念的上市公司占到香港上市公司数量的一半左右,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现象。” 胡汝银开门见山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他说,国内市场限制太多,国内金融自由化过于滞后,阻碍了市场发展,把国内市场的发展资源拱手相让给境外市场,削弱自己壮大别人。胡汝银认为,这是一种明显损害国家战略利益、极为缺乏远见和战略思维的做法。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问题,他同时指出,当前实施的上海自贸试验区改革,主要着眼于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开放,即中国资金和资本的跨境流动问题,过于狭隘。

同时,社会上还流行着这样一种观点,认为需要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国内改革。但从资本市场的深层次发展来看,这里存在一定的偏颇和认识误区。胡汝银指出,根据发展经济学的研究成果和国际经验,一个国家的金融自由化在时间先后方面有一个最佳次序——先应实现国内金融自由化,积累足够的国际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再推进对外金融自由化。

胡汝银比喻道,一个人只有先在室内游泳池学会了游泳,熟练掌握了足够的游泳技能,才能到大海中去游泳。只有先实现国内金融自由化,建立功能完善、产品链完整的资本市场,让国内证券机构和各类投资者积累足够的市场经验。在国内市场对外开放后,他们的投资才不会被海外金融大鳄洗劫一空。

胡汝银担心,海外上市的企业已经出去了,如果再把投资资金放出去,无异于两头在外,国内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被空心化了。据介绍,国内企业去海外上市,最初的说法是有助于改善公司治理,其实根本原因还在于国内市场化改革不到位。这也导致香港上市公司中内地背景的公司占50%,市值占60%,交易量占70%。国内金融证券业的发展空间受到抑制,不断把国内企业、甚至是具有很大潜力的企业送出去,无异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实际上,近年国外机构对美国的中国概念公司进行集体诉讼和做空,事后证明有些理由是子虚乌有的。国内企业海外上市的显性和隐性成本将越来越高,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某种意义上讲,国内企业去海外上市,融了外币进来,加大了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也使得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范围收缩。同时,人民银行对冲外储而投放货币,加剧了国内的流动性过剩,导致一系列货币、金融和经济失衡。而我国外汇储备不断膨胀,外管局和中投公司拿去购买美国国债,实际利率是负的,其结果是削弱了人民币,支撑了美国和美元,这种变相的穷国支持富国的做法,是一种应力求避免的国家层面上的失策。

胡汝银还向记者列举了国外的一些例子。他说,美国的公司几乎都在本土上市,印度政府甚至禁止国内公司去海外上市,而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且越走越远。同时,国外金融机构在为国内企业海外上市提供金融服务,冲击了国内的证券金融服务业,束缚了自己手脚。一个国家的根本着眼点,必须首先确保国内市场和本国货币的发展壮大。

他介绍,美英等国在建设金融强国的道路上,立足点首先是建立强大而富有深度、广度的本土货币、债券、股票及衍生品市场;接下来才底气十足地推动美元和英镑在全球广泛使用,吸引国外机构来其国内发行证券产品和进行投资;之后再借助其全球领先的金融行业机构,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强势出击,扩大影响力和控制力。

胡汝银说,我们在努力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但很多做法实际上抑制了这一目标发展,抑制了人民币的跨境使用。原因在于,国际使用者在拿到人民币之后,不可能只持有现金,而是要进行人民币的资产配置,如购买国内的股票、债券、基金、资产证券化产品和各种金融衍生品等等。但国内资本市场产品少,价格高,资产组合缺乏国际竞争力,就难以吸引他们长期持有人民币资产。我国的股票发行和投资两头在外,一方面造成金融服务被外包,国内市场和证券业长不大及外汇失衡加剧,同时也使得非本土投融资的难度上升和收益率下降。

胡汝银强调,在现有格局下,中国经济规模越大,美元资产的配置就越多,将导致货币错配风险加大,同时也有汇率风险和投资收益损失风险。必须在全球化和中国崛起的国家战略大格局下,考虑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问题,进行顶层设计。

上海自贸区这一步已经跨出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国内资本市场自由化的“课”没有补上,就会产生负面作用。胡汝银强调,目前的中国证券市场就实质而言还是一个小而弱的市场。证券市场发展的国际导向,要求我们的市场规则和行为模式与国际的最佳规则、最佳模式接轨。这也包括证券服务业的开放和外资公司挂牌等等。

从中长期来讲,应该实现证券市场、包括二级市场双向自由开放。在此之前,中国证券市场的内部首先要加速改革、创新和发展,要率先实现内部的自由化和市场化。(声明:本文仅代表受访者个人观点,与上海证券交易所无关。)

人物档案

胡汝银,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曾任华东理工大学经济发展研究所教授、所长。

胡汝银1995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是中共中央直接联系专家、上海市政府特聘决策咨询专家、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在1988年和1992年,胡汝银两度获得“孙冶方经济科学著作奖”。 (朱凯/摄吴比较/制图)

胡汝银如是说

(上接3月21日A6版)

11、由官员来负责和审批金融市场创新,无疑是职能定位错误。官员都是风险回避型的,这也是中国证券市场制度建设和金融创新落后的深层原因。

12、在下一步《证券法》修改时,所有的金融产品创新都应下放给市场主体,下放给交易所及市场机构。应彻底废除国务院和证监会的行政审批制度。

13、不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去频繁干预证券市场。事实证明,这种干预远远是弊大于利。如果不救市,价格跌得很低,未必是坏事。跌到位了或跌过头了,市场真的有长期投资价值了,就会变稳。市场本身可以自我平衡。

14、在资本市场上政府转向不干预政策会有很大的社会压力,但这种压力一定要顶住。

15、说到怕影响和谐,就要看领导是否有远见卓识和责任意识、是否有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气了。如果只是一味去迁就无理和短视的要求,可能永远无法满足,最终也维持不了和谐。

16、中国改革成功的基础,不是刺激需求,而是增加有效供给。计划经济时代管制市场需求,但根本无法解决经济短缺,排长队屡见不鲜;改革开放后放开了生产和投资,你现在买自行车、买手表还需要排队吗?

17、周期性的调整,是使经济体维持健康的一种自我矫正手段。很多的所谓反危机措施,都是政治家的短视和民粹主义政策决定的结果,加剧了社会资源的错配。

18、“腐败问题”在经济中的体现之一,就是企业决策者的主要精力不放在市场和客户的需求上,而是放在相关政府官员的身上。

19、什么是好的经济学家?一位好的经济学家决非卑屈、诈伪、懒庸、浮躁、心性不正、苟且偷生、泯灭良知、投机取巧之徒,而应当是一个淳朴率真、精神世界空灵澄澈、不脱离生活、有炽热的人文情怀、出色的专业认知能力和道德品性、敢于并善于在经济理论研究中“立德、立功、立言”者。

20、中国进一步的经济改革,需要改变经济研究方面的某些浮躁和无知状态,需要经济理论研究先行。改革是问题导向的,首先需要经济学研究的问题导向,需要经济学家在经济研究和经济改革中倾注自己的专业、理性之爱。

海口隧道道岔

江西润唇

长春标牌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