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游戏剪子包袱锤上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1:54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神我是一直相信的,我曾经在朋友哪里听过一则关于女孩还魂灵异故事,那是一个游戏,一个令人熟悉的游戏——剪子、鬼包袱、锤,还有,那个月圆之夜的女孩。

故事主人公叫晓薇,25岁,虽然没有爱人,但是年纪轻轻的她前途一片光明。那时的她已经当上了财务部副经理一职,年薪封底也有16万,而且由于她能言善辩,领导以及办事的能力超群,公司正准备再次提拔她。晓薇虽身职副经理,但是却没有固定的房屋,她是打算结了婚以后买别墅好好地和丈夫孩子过。。。

不过最近,晓薇的住所成了问题,由于原本租的房子那房东儿子突然要回国,所以晓薇只能搬出去了。不过,晓薇倒是毫无怨言,作为一个副经理,一个住所还能有多大问题?果然,在宾馆住了二晚,第三天,她找到了称心如意的房子,租价只不过920,房子却足足有80平方米,晓薇本来就一个人,而且房子在三楼,上下方便。晓薇不解,最高7层,怎么就第三层没有人住?然不成上一个租客跟她一样有突发状况,所以搬走了?算了,还是去问问房东比较好,于是她找到了房东,房东一听到她问起,果然神情凝重,他说:“你住入这栋房子千万小心,这栋房子共有6名租客,都是男性。这里的3楼曾经也住过女人,跟你年龄相仿,记得当时是一对母女,谁知道有一天母亲突然出了车祸,女孩得知道后伤心过度就跳楼了。从此,房子也空了下来,后来换过两位女租客,相继一个疯一个死,所以你得多多小心才是呀,记住,千万不要和陌生人搭讪,会小命不保的。”

晓薇离开的时候,还隐约听见房东嘀咕一句:“哎!这房子也邪门,怎么每次来的都是女租客呢,要是再出事这房子以后还怎么有人来租,哎。。。。。。”晓薇也不明白为什么房东这么严肃,不过她在大学的时候可被称为“大胆薇”,干过许多男生都不敢一个人去干的恐怖事情。于是晓薇打算一探究竟,她认为鬼神只是人们想象的东西,根本不复存在。。。但是,故事的发展暗示着她想错了。。。

有一天,晓薇加班到23点45,回到租住的地方楼下估计有12点10分了,这时她突然看见楼下有一个小姑娘,挺可爱的,8、9岁的样子,红色的衣服十分显眼,腰间还有个红色的蝴蝶结,隐隐约约的又像血液,还有往下掉的趋势。再定睛一看,又发现只是红色的衣服而已,晓薇还默默的对自己说道:“搞什么,自己吓自己,真是虚惊一场。”女孩的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有光泽,只是缺少血色。晓薇走过去蹲下身子,说:“小朋友,怎么还在外面呢!”女孩面对晓薇,用轻柔的语气说:“恩!我找不到妈妈了,大姐姐,我们来玩游戏吧!”“恩!玩什么呢?”“剪子、包袱、锤,三局两胜。”女孩用甜美的声音说。晓薇觉得这个要求奇怪,但是她想想小女孩嘛!也只会这游戏了。。。。

玩了一盘后,“大姐姐!”女孩再一次发出了甜美的声音,“你赢了,我们再来。”玩了3盘,女孩说:“妈妈在窗边叫我呢!我要走了,谢谢姐姐陪我玩,下次再来找姐姐玩。”晓薇告别了女孩,抬头一看,窗上哪里有什么人,连亮着的灯都没有。晓薇可能是加班太累的原因,一时也没想起房东的忠告,只是滿脸疑惑的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晓薇6点就起床了,最近工作很忙,也会有不错的奖金赚到,所以晓薇早早的起床,带着朦胧的睡眼去上班了,途中路过了一个老人早晨晨练谈心的地方,无意中听到一个大概七旬的老人和另外两个老人在说话:“唉!最近又有住三楼的了,还是女的,听说是一个人住呢!”另一个看似接近耄耋年老的老人用沙哑的声音说:“唉!听说女孩的魂魄常在月圆之夜12点后出来,不知道她有没有中计。”晓薇掐指一算,昨天也是十五月圆之夜啊!而且。。。而且她也是12点许回来的,她的脑袋马上“嗡”了一声,没事的没事的,也许是巧合,她自我安慰。

但心里还是特别蝗不安,于是,她上前装作是不小心听见的外人,问道:“呃!我想问一下,你们刚刚说的这个女孩与月圆之夜是怎么回事,老人说:“你问这个干嘛?”她含糊其词说了一句:“我。。我只是好奇,请一定告诉我。”“也罢,这传说也不知我一个人知道,不要随便乱讲,惹祸上身啊!”老人开始讲述:

原来,这是一对挺亲密的母子,母亲得孩子的时候已经34岁,一直很疼爱,由于父亲离婚,这个女孩是缺少父爱的。母亲为此,更加疼爱孩子,孩子也乖巧,10个月就会说话,很好学,在幼儿班天天得大红花、红苹果,可是在孩子9岁生日那一天,母亲由于想尽块回去送生日礼物,被货车压到头部,死于车祸,更加可恨的是,肇事司机依仗荒郊野外的,没有证据,拒绝赔偿,虽然谁都清楚是谁压死的女孩母亲,但是由于拿不出证据,法官也只好一锤敲响:货车司机无罪。。。母亲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第二天,女孩因为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据说,她把最心爱的红色衣服还有蝴蝶结用胶布死死绑在身上,扒下来时,被绑的地方早就一块青一块紫,听说那是母亲八岁时送她的生日礼物,她几乎天天穿着。据说这样做,死后的她依旧会穿着这衣服。

晓薇早已魂飞魄散,弱弱的问道:“那碰上她就真的没办法了吗?”老人说:“实际不难,不要和她搭讪。”晓薇追问:“那要是搭讪了呢?”老人叹了气:“问题真多,不过如果你的阳气足够,简单的对话几字不打紧。”晓薇松了口气,她也没怎么对话过,谁料后面的话却把刚爬上悬崖的晓薇再次拽到谷底,“不过,绝对不能和他玩游戏,特别是剪子。。。。。。。包袱。。。。。。锤。。。。。。那是她生前与母亲常玩的游戏,谁和她玩了,就得去地府陪她了。。。”

晓薇问道:“那。。。”老人打断:“不说了,舌头干燥心里也烦操,今天居然有人问这问题,姑娘,我告诉你,你阳气不多,要小心啊!”晓薇的心跳急剧加速,她害怕极了,但嘴里却不停的念叨着:老人的话是假的,老了胡言乱语而已。。。。。。安慰始终压不住恐惧,晓薇请了半天假,下午一直在家里,躺在床上,像是预感到了会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晓薇做错了,那位老人有阴阳眼,若是坦白事实,老人会帮助她,但是晓薇硬是不信,悲剧注定发生。。。。

请期待女孩——剪子、包袱、锤(下)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