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振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下行房价我们错过的末班车

发布时间:2020-03-04 13:00:29 阅读: 来源:振动盘厂家

楼市成了全中国人的冤家。

2001年我到北京时,租住在尚在规划中的东五环边的一个小区里,我的房东某天不耐烦地说:你索性买了这套房吧!90平方米你给我30万我一合计旁边新建的二期都只要3500,你凭什么一旧房要卖我3300多?不要!转眼今年,我又回北京,一打听从前那小区的二手房价,已是18000的高企了。

我该悔青肠?还是咬碎牙?

当然,你会说这是北京,我们九江没那么悲惨的一幕。

2006年,我到九江时,租住在湖滨中心花园小区,据说我那位年轻的房东当年是以每平方米1200元的单价买下的这套房子,某一天,一位浙江老板问我:我们开发的房子你要不要?1900一平米。我一想自己也没有定居九江的打算,就算手里有点散碎银子,也犯不着背这么一个壳,不要!转眼今年,谁能告诉我柴桑春天玫瑰园的二手房是什么价位?

我该咬碎牙?还是悔青肠?

类似的故事遍地都是,中国的足球一直上不去,中国的房价一直下不来,这个事实让很多中国百姓气结,政府每一次对楼市的政策性调控或打压,最后似乎都有个自取其辱的黯然结局,房价不跌反升,典型一个目无组织,目无领导的泼皮牛二。

综观中国房地产业的走势,我一直认为,房价问题其实是一个酝酿着的不小的风险。

这种风险在房地产市场的供应和需求之间奔突。

不能否认的是,消费者阶层对不动产的购置有着持续不断的兴致与需求,但在消费诉求和市场供应方面,巨大的价格落差一直在考验着人们的心理承受,楼价居高不下的现实不仅仅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挤榨着市民的钱袋,同样成为中国很多新兴小城市发展的梗阻。

当一个家庭需要倾其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所得方能购得一栖身之处时,我们说,这样的供应是非市场的表现。

业界普遍将这种非市场表现,归因为城市地价的过高。一种最直接的指证,是土地流转的中间环节太多,为各种寻租行为预制了巨大的空间。

比如说,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没有或无法提供公开的全年度的市场化土地供给的信息,包括实行招拍挂时间最早的深圳市以及招拍挂实行较好的杭州等其他城市,而无法预知供给总量与分期分量信息的市场,一定不是公开、公平与公正的市场。

这是一个常识。

有中国地产巨擘声望的北京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任志强曾经公开抱怨,目前几乎所有的土地补偿费评估和土地成本的基础确定、评估过程都是不公开的。任志强认为这容易造成受利益驱动,一些地块的评估结果就有可能不公正。几乎所有的挂牌地块都存在原土地方要求高评,而土地管理部门低评的问题,评的结果越低,竞买的价格越高,政府的收益越多。

这一祸根至今存在,一直被中央政策法外开恩。

地方政府至今都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从房地产获取巨大利益的欲望与冲动。各级政府将卖地作为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来源,对房地产市场予取予求。这样的现象还是秘密吗?当我们的平头百姓在盛赞市政业绩时,比如路宽了、街亮了、城市绿了、小河淌水了、高楼大厦林立了我们中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所有的一切中,有我们支付的高昂而又坚挺的楼价所作出的贡献。

政府将一块土地拿了出来拍卖,开发商争相竞拍,谁都明白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反正最后的银子都是由消费者掏,谁又会在乎那土地究竟是10万一亩还是100万一亩呢?在中国的各个城市,类似心态支配下上演的大手笔可谓此起彼伏。

短时间内,土地财政的弊政恐怕很难有改变的可能。

我前几天在采访的过程中,有幸在一非正式场合和一位官员喝茶,谈及中央和地方财政之间的纠葛,这位官员一声长叹,他说有些事他们这些决策层也知道是饮鸩止渴,但真到揭不开锅的时候,你不只有卖了子孙田?

可子孙田并非无限。

九江最近10年可谓换了人间,城市化进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让浔阳古城脱胎换骨,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发现前几年还一片蛮荒的丘陵,现在居然成人气最旺的社区,倘若你是有心人,只要环九江主城区走走,你就会发现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居然有那么多你耳熟能详的新开发楼盘。

知道这些楼盘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吗?

我喜欢说某个社区有着怎样的阶级属性。这样的提法屡屡遭到正统分子的攻击,但事实是攻击我的人自身就有着挥之不去的阶级烙印。有观察家指出,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已经造成社会阶层的事实分离,这个垂直变化的结构,实际上是因为利益分配与资源占有的不同所决定。显然,在利益分配和资源占有这两大要素中间,存在着相当紧密的逻辑性。

说白了,就是利益分配决定了你占有资源的能力;而你占有的资源,实际上就是一种利益分配。

下行的房价成了那趟我们错过的末班车。

网上有种说法,说2013年的楼市会先扬后抑,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观点你瞧个热闹就行了,当不得真的。这些年来舆论停止过楼市即将崩盘的喧嚣吗?喊到现在就成了那孩子的狼来了!狼真的来了,人们也不信。

有一年,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上海和广州的房价双双下跌。

然而,当时的舆情普遍对沪穗两地的楼市下跌表示审慎乐观,大家都意识到,远远没到一些不买房运动份子弹冠相庆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广州,也有人对房价下跌表示怀疑,国土房管局的数据一披露,马上就有人站出来质疑,认为降价的房屋多处于中心城外,主要供房区和中心区的楼价还在不断上涨,房管局的信息不能真正反映市场全貌。

这一质疑据说来自专家,他们的质疑立刻遭遇反质疑:谁这么着急替房价下降辟谣?

其实,为房价下跌着急上火的,未必只是那些疑似被收买了的专家,普通民众中,这样的人我看大有人在。

日前,我的一位过去的同事来看我,聊到这则新闻,这位来自北京的同行一脸的不以为然,他坦陈自己在北京的南二环边置了一套三居室,买的时候100多万,真要像你所说的那样,那我的个人财富岂不是要大幅缩水了?这里面可有银行的一多半!那意思似乎很明显,言下之意赔也是赔银行的。

看来,动辄使那讹招的,其实也不仅仅是开发商。

面对自己千夫所指的尴尬处境,已经不只一位开发商出来申辩说:房价居高不下对我们也没好处!现在看来,他们就是有这个下跌的心,也没有下跌的胆那些已经套牢的房奴们,现在个顶个儿都是暴民,直用枪眼戳他们的腰眼:你且下跌试试?

什么叫末班车心态?

未必都是只要挤上末班车就可以,更要在挤上之后忙不迭地喊开车走人。

河北工作服订制

天津定做防静电工服

吉林西服厂

天津制作职业装